【新快报】盲人IT测试工程师 让网络世界触手可见

2015年06月23日 1337阅读
■“IT测试工程师”王孟琦虽然目不能视,但对电脑、手机的熟悉程度并不亚于视力健全人。受访者供图
Caption

■新快报记者 陈晓颖

由盲人组成的信息无障碍工程师团队,对互联网产品进行无障碍测试并给出报告,致力于帮助千万计视障人士进入网络生活

试试闭着眼上网。原本简明智能的界面变得不可操控、你很难判断鼠标是否停在所需的功能模块上、图片与视频不可能被读取……

数字化生活为许多人带来了认识外界的广阔窗口,而对于视障人士来说,这扇窗是否足够明亮?事实上,视障人士对互联网的依赖完全不亚于任何一个健全人,甚至更深。但并非所有互联网产品都能考虑到他们的使用需求。

现在,有了一群全职的“视障信息无障碍工程师”,他们是盲人,他们为互联网产品的信息无障碍化提供服务——让软件、手机、电脑在视障人士面前变得更“聪明”一些!而一旦实现了信息无障碍,视障人士就可以与其他人一样,利用互联网创造无限可能。

视障信息无障碍工程师,虽然目不能视,却能刷手机用电脑写测评。与许多“90后”一样,王孟琦也是智能手机不离身。作为一个安卓系统的爱好者,他通过网上教程学会了“刷机”,在手机上安装了各类社交、购物、音乐的APP。而就在一个月前,他的手腕上又多了一个智能手环,“我是走在潮流尖端的人”,他笑称。而他的第一台智能手机,是去年暑假通过打工赚来的——在一家盲人按摩院做按摩师。

为了告诉记者自己手上的智能手环是什么品牌,他在键盘上快速敲打了几个快捷键,屏幕上随即弹出产品介绍。虽然无法看到屏幕上的任何一个像素点,王孟琦对电脑、手机的熟悉程度并不亚于视力健全人。

王孟琦是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聘请的视障信息无障碍工程师,两个多月前从老家河南来到了深圳开始新的生活。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致力于无障碍环境建设的民间公益组织,在今年2月参与组建一支专业的、由盲人组成的信息无障碍工程师团队,对互联网产品进行信息无障碍测试并给出报告,以促进互联网公司对自己的产品进行信息无障碍化改造。

和王孟琦一同到岗的,还有蔡勇斌、黄振平两人。要得到这份工作并不容易,招聘信息发布后,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40多份简历,经过三轮面试才最终确定录用名单。毕竟,盲人的主要就业出路是按摩推拿、音乐,IT领域内的工作岗位十分罕见。

打开一款即时通信软件,通过敲击键盘的左右键,读屏软件将功能名称一一念出,黄振平低头认真听着耳机传来的声音。作为一名专业的测试工程师,他要知道的不仅是这款产品能否被读屏软件读取,还要进一步优化,让无论是健全人还是残疾人、年轻人还是老年人,都能无障碍地使用。测评、写报告、修改、回归测试——要完成一个产品的信息无障碍测试,少则需要一两周,多则花上数月。

自学编程知识,修改读屏软件服务盲人伙伴

“软件的界面很复杂,如果没有参考一个标准,读屏软件就可能读取不了。许多开发者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黄振平告诉记者。他所提到的“标准”,是由国际中立性技术标准机构W3C所提出的《网站内容无障碍指南2.0》,里面包括“为所有非文本内容提供文本替代方案”“让所有功能都能有效地通过键盘操作”等多条标准,是互联网产品进行信息无障碍化改造可参照的标准之一。

“大概有60%-70%的产品,我们是完全没有办法使用的。软件可视化程度越来越高,这个对读屏软件障碍很大。健全人看到屏幕需要什么功能就点,我们就比较难。”黄振平说。以视障人士上网最需要的读屏软件为例,“国内有些读屏软件,很久都没有升级版本,根据windows xp架构而做的,在windows 7上勉强能用,在windows 8就完全用不了。开发者又不愿意花成本更新。”无奈之下,黄振平只能通过自学的编程知识修改读屏软件。

在成为一名信息无障碍工程师以前,黄振平碰到了不能使用的互联网产品,也会主动发邮件、打电话给开发者提出修改意见,但更多视障人士只会选择放弃使用,“信息无障碍需要一定成本,看开发团队怎么看这个问题。毕竟没有强制手段要求他们这样做,而我们这个用户群偏小。愿意去努力跟开发者沟通的,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个人。如果大家团结起来沟通,力量就大很多。”

心声

希望导航对街道的标识更精细

聊天表情符号也能被软件读出

现代人的生活与互联网已无法完全隔绝,王孟琦和黄振平也不例外,但互联网于他们还有着一层特殊意义。

黄振平最喜欢的互联网产品之一是地图导航,带上配备了GPS的智能手机,他就不用经常拉着陌生人询问现在的位置、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即使是独自走在路上,手机都能通过语音功能告诉他:“前行50米,您将到达A、B路的交汇口”。而王孟琦认为最实用的还是购物APP,“出行对于盲人来说难度最大,要是想买东西,只能让别人帮忙买或陪着去挑,但老是麻烦别人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网购这种形式对我来说意义很大,一下子把生活质量提高了很多。”对于黄振平和王孟琦来说,互联网不仅是娱乐消遣,更是手脚和眼睛。

这也是他们执着于成为信息无障碍工程师的重要原因。他们希望导航功能对街道的标识更加精细、聊天工具中的表情符号也能被读屏软件读出、电商网站的购物车支持键盘选择颜色与数量……假如无法看见,就让软件、设备、电脑变得更“聪明”一些。而一旦一款产品进行了信息无障碍改造,所获益的便是数以千万计视障人士。

虽然信息无障碍并非一蹴而就,但这些工程师们依然抱着乐观的心态。就在前段时间,黄振平在“浏览”科技新闻时看到了一条最新消息:国外正在研发一种3D触摸显示屏,只要输入一定的参数内容,屏幕就能模拟出相应的物体,用户可以通过触摸屏幕来感受物体的大小、材质、软硬。

“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感知模式,而不是仅仅通过声音。”黄振平相信,科技会为他们带来更多的可能。

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秘书长梁振宇在接受采访时呼吁:

“我们当然是在进步,但进步的速度不够快。”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秘书长梁振宇告诉记者,他希望能用全新的方法和视角,系统性地为信息无障碍“提速”。“盲人等不了。他的人生有多少个十年?为什么要让他再与世隔绝十年?一天都不应该等。”

身为互联网的重度使用者,视障信息无障碍工程师黄振平与王孟琦都能感受到某些大环境上的变化——虽然,他们都目不能视。从2004年起,中国信息无障碍论坛每年都会在北京举行。去年的主题是“整合与集成——全媒体时代的无障碍服务”。

在今年1月,中国政务信息无障碍行动组委会启动了“双百行动”,由全国百家重要城市和百家中央及地方主流网络媒体共同发起,为信息获取有障碍的人士及时获得政务信息和公共服务提供便捷。打开广东省政府网站,根据语音提示可以发现,网站为弱视、色盲、色弱等视障人士开设了辅助浏览工具条,还为失明人士开辟了专门的盲人语音站点。而这些信息无障碍通道,在去年12月已正式开通。

“我们当然是在进步,但进步的速度不够快。”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秘书长梁振宇告诉记者,他希望能用全新的方法和视角,系统性地为信息无障碍“提速”,而这也是研究会参与发起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筹建一支视障信息无障碍工程师团队的重要原因。“盲人等不了。他的人生有多少个十年?为什么要让他再与世隔绝十年?一天都不应该等。”

2013年11月11日,“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在深圳正式成立。该联盟是由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以及互联网几大“巨头”腾讯、阿里巴巴集团、百度、微软(中国)共同发起。事实上,目前这支工程师团队就是在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广东省与人公益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的资助下得以成立,主要为联盟内几家互联网公司产品提供测评服务。但梁振宇期望,联盟在未来会继续扩张,更多互联网公司愿意为产品进行信息无障碍化改造。

他告诉记者一个案例,在过去的2006年-2008年,美国盲人联合会曾针对美国某在线购物网站提出指控,称其购物车页面存在可及性障碍问题。最终达成的和解方案是连锁超级市场同意支付六百万美元,并在其网站上进行相关修改。这起诉讼成为了里程碑式的事件。梁振宇希望自己与研究会能推动宏观政策,让国内的视障人士在遭遇类似问题时有法可依,而互联网企业也更愿意为信息无障碍做出应有的努力。

对话

很多互联网公司没有进行信息无障碍化改造——

不是不人道,而是不知道

新快报:为什么需要一支专业的、全职的视障信息无障碍工程师?

梁振宇:很多互联网公司没有进行信息无障碍化改造,并不是因为不关注盲人群体、没有企业社会责任感,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产品还可以被盲人使用,甚至不知道“信息无障碍”。不是不人道,而是不知道。

如果没有专业的盲人团队来测试,告知互联网公司他们的产品哪里需要改造,他们就无从下手。在我们提供服务之前,国内一些互联网公司会在网上寻找盲人志愿者提供测试与建议,但这是远远不够的。30名志愿者,一年针对一个产品或许可以提出几十个修改建议,但我们3名专业工程师,一个月就可以提出几百个修改意见。从效率、专业性、系统性来看,两者是没有办法相比的。

新快报:缺乏相关的法律条文约束,企业有何动力去关注“信息无障碍”?

梁振宇:对于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让产品进行信息无障碍化改造,对于公司有几点重要的价值:第一,这是在履行与自身业务极其契合的企业社会责任,信息无障碍和互联网公司是可以无缝对接的;第二,中国有数以千万计的视障群体,无论是老年人还是视障人士,都是信息无障碍的受益者,是一个巨大的用户群;第三,信息无障碍,对企业的国际化扩张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在许多发达国家,信息无障碍是企业必须考虑的事情。越早推行信息无障碍,对公司的发展越便利。

无论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都需要塑造企业形象;无论是成熟产品还是新产品,老年人、视障人士都是潜在客户。这些都不是站在我们公益组织的角度来说,而是从公司利益的角度来说。

信息无障碍,对视障人士的最大意义是——

让他们能做到健全人做的事情

新快报:信息无障碍,对视障人士的最大意义是?

梁振宇:对于视障人士来说,互联网是他们融入社会的窗口,如果不能通过互联网交流,他们几乎是与世隔绝的。我们对一个互联网产品进行信息无障碍化改造,就是在完善、改造他们进入社会的唯独几个窗口之一!不要小看一两款产品的改造,它背后的价值是无限的。 只要为视障人士提供无障碍的环境,健全人能做到事情,他们同样都能做。

目前我们有三名工程师,未来团队肯定会增加,而这是没有极限的。随着越来越多产品需要进行测试与改造,团队需求也来越多。残疾人就业,本来就比健全人难,并不是他们没有工作能力,而是很多公司没有办法提供一个无障碍环境。对于盲人来说就更困难了,中国盲人的就业方向主要就是按摩、音乐,但并不是所有盲人都愿意做这些。我们开拓了第三条路,IT就业。我们一方面推动信息无障碍,另一方面解决视障人士就业,一箭双雕。

新快报: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未来的发展计划?

梁振宇:我们有系统的计划。第一,是推动国内信息无障碍标准的完善与成熟;第二,通过各种方法影响宏观政策,甚至立法,强制要求企业产品做到信息无障碍;第三,继续把视障信息无障碍工程师团队做好做大,为任何一家想要做好信息无障碍的企业提供外包服务;第四,继续进行倡导工作,利用活动、论坛等形式,让更多人去了解认识信息无障碍。我们的期望是,3年以内能看到明显成果,大至国家级部门认同我们的成绩,中至各个互联网公司意识到信息无障碍的必要性,小至每个视障人士都能真实感受到信息无障碍环境有所改变。

记者手记

发挥视觉外的感官 他这样“看”电影

采访当天,王孟琦告诉我他当晚要到电影院看近期上映的《催眠大师》。我忍不住问了一个不太礼貌的问题,怎么“看”?

幸好,孟琦没有为我的问题而生气,“听,一边猜一边分析,再带上一点问。总而言之,发挥视觉以外的所有感官。”他笑着说。后来我才知道,他最喜欢的就是密室悬疑电影,因为场景切换少,容易猜。

“你知道吗,视障人士也能使用手机,使用电脑。”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宣传资料上如此写着,就像研究会秘书长梁振宇经常说的,“不是不人道,而是不知道”。

健全人士能使用的产品,同样可以被视障人士使用。互联网上各种倡导平等、互助的产品更应如是。信息无障碍结合科技发展,将会为视障人士提供更多的感知模式,打开视觉以外的另一扇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