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第七期:盲人IT工程师

2015年06月23日 1372阅读

在我国超过1263万的视障者中,能较好接入,享受互联网便捷生活的还不到1%。视障信息无障碍工程师却坚持用实际行动点亮着盲人的互联网世界。对于他们来说,互联网不仅是娱乐消遣,更是手脚和眼睛。

图:盲人IT工程师

 

图:一封盲人来信发送到了马化腾的邮箱里

近期,一封盲人来信发送到了马化腾的邮箱里。在信中,三位盲人朋友感谢腾讯公司和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不仅为他们提供无障碍设计的产品,还为相应的工作岗位提供资助,让他们能参与到互联网无障碍设计的测试工作中来。也许您不相信,这几位盲人,居然能够给中国的一千多万视障群体带来帮助。


图:三位盲人是因为一则招聘信息聚在了一起

这三位盲人是因为一则招聘信息聚在了一起。信息无障碍研究会成立于2005年1月9日,是国内第一家专注于信息无障碍领域的NGO。以前研究会并没有盲人在里面工作。2014年1月17日,研究会把招聘全职视障信息无障碍工程师的信息发在了盲人聚集的网络社区,经过三轮筛选,蔡勇斌、黄振平,王孟琦正式成为第一批研究会里的视障信息无障碍工程师。

图:勇斌

勇斌,今年26岁,来自广东东莞,6岁那年,他因为家里装修不小心碰到石灰导致双眼失明。有钻研精神的他通过读屏上网,在网上自学编程知识,独立开发出一款能让盲人娱乐办公一体化的综合性软件,涵盖“办公常用、休闲娱乐、搜索查询、系统工具、各类助手”等各大方面模块,软件的代码已经有10万行以上,软件覆盖一万多用户。

图:振平

振平,今年30岁,广东梅州人,在他16岁读高中那年,在跑步的过程中视网膜脱落。2006年考上了长春大学针推(针灸推拿)系,毕业后开过一个按摩店,后来对自己电脑水平还算自信的他转型搞起了计算机工程。他的心里面一直寻找着一个机会,希望和普通人一样,能够创造出奇迹。

图:孟琦

孟琦,今年21岁,河南许昌人,先天性失明。他来自工薪阶层的三口之家,他性格开朗,喜欢“看”电影,“看”惊悚小说,也喜欢网购,他认为最实用的还是购物APP,“出行对于盲人来说难度最大,要是想买东西,只能让别人帮忙买或陪着去挑,但老是麻烦别人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网购这种形式对我来说意义很大,一下子把生活质量提高了很多。”对于他们来说,互联网不仅是娱乐消遣,更是手脚和眼睛。


图:盲人“三剑客”组成的视障信息无障碍工程师团队

由盲人“三剑客”组成的视障信息无障碍工程师团队,虽然目不能视,却能刷手机用电脑写测评。试试闭着眼上网。原本简明智能的界面变得不可操控、你很难判断鼠标是否停在所需的功能模块上、图片与视频不可能被读取……数字化生活为许多人带来了认识外界的广阔窗口,而视障人士对互联网的依赖完全不亚于任何一个健全人,甚至更深。但并非所有互联网产品都能考虑到他们的使用需求。


图:“手机QQ4.7”的信息无障碍测试

目前,QQ、手机QQ、QQ邮箱、QQ空间、QQ音乐、腾讯网、腾讯微博等产品均支持盲人用户使用。前些天,他们“三剑客”完成了“手机QQ4.7”的信息无障碍测试,帮助手机QQ更好地被视障者使用——QQ和微信,是中国的视障群体使用最多的软件,也是视障群体最重要的两个通讯工具——他们也很期待微信也能够进行信息无障碍改造。

为了拓展思路他们会通过和其他同事分享的工作经验中学习,这次他们去旁听残友软件公司的项目联席会议。孟琦、振平在去的路上通过微信了解同时参加会议的伙伴的出席情况。现在三位盲人伙伴在生活上已经离不开手机,他们希望在软件设计上更加关注盲人的用户体验,也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现状。

图:在残友软件项目联席会议上听的入神

他们准时到达,并在残友软件项目联席会议上听的入神。他们希望从伙伴们分享的经验中提取精华应用到自己的工作中。目前中国1200万盲人中从事IT行业的人数非常少,但正是有了这些少之又少的用心钻研的盲人朋友和爱心团队才让更多的盲人的切身之痛得以解决。听听盲人朋友的心声:目前手机软件需要改进的点都在于不能定位到主要的功能。他们希望导航对街道的标识更精细等等。

图:三人在活动中心,玩起了双杠

工作有难度、要细致,在忙碌的工作中休息片刻,三人在活动中心,玩起了双杠。虽然信息无障碍并非一蹴而就,但这些工程师们依然抱着乐观的心态。就在前段时间,振平在“浏览”科技新闻时看到了一条最新消息:国外正在研发一种3D触摸显示屏,只要输入一定的参数内容,屏幕就能模拟出相应的物体,用户可以通过触摸屏幕来感受物体的大小、材质、软硬。“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感知模式,而不是仅仅通过声音。”


图: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食堂每天为他们准备好饭菜

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食堂每天为他们准备好饭菜,吃饭时,其他同事为他们夹好饭菜放到他们面前,三人的生活基本可以自理。

图:勇斌通过QQ的语音功能跟女朋友聊天

每当饭后或者下班,勇斌都会通过QQ的语音功能跟女朋友聊天。目前他们已经离不开网络,这也是他们执着于成为信息无障碍工程师的重要原因。


图:勇斌的父母来公司接他回家

每逢周五晚上下班,勇斌的父母都会来公司接他回家,他父母说由于家在东莞樟木头,离深圳并不远,可以每天过来接他回家,但勇斌说自己上班时间在研究会住就可以了。

图:振平来到了深圳音乐厅听交响乐

信息无障碍研究会也为他们联系了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振平两个月前来到信息无障碍研究会里工作,对深圳并不太熟悉,偶尔周末志愿者会带着他们到外面走走,他这次来到了深圳音乐厅听交响乐。

图:振平用GPS的智能手机

振平最喜欢的互联网产品之一是地图导航,带上配备了GPS的智能手机,他就不用经常拉着陌生人询问现在的位置、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即使是独自走在路上,手机都能通过语音功能告诉他:“前行50米,您将到达A、B路的交汇口”。

图:图书馆

试试闭着眼,配备上GPS的智能手机导航到无障碍产品改造的缘起之地——图书馆。图书馆视障人士服务区中有提供给盲人专用的阅读区,但前来使用的视障人士并不多,专设的盲道也出现了锈迹,如果移动终端在软件开发时更加注重视障人士的用户体验,就会给他们生活更加便利。

图:工程师手搭手

信息无障碍并不是福利,而是一项基本人权,互联网产品在产生过程中,应该将信息无障碍测试及改造列为标准流程的一部分。一旦一款产品进行了信息无障碍改造,所获益的便是数以千万计视障人士。